縣委 縣人大 縣政府 縣政協 我要投稿 | 聯系我們 | 進入舊站
人口民族

人口民族
 

據考古專家考證,5萬年前,已有人類在今祿豐縣境內活動。秦漢以前,居住著越人的2個支系,后進化為壯族。除壯族是土著民族,苗族、彝族、仡佬族、漢族均在各個朝代陸續遷入縣內。由于縣境內自然環境惡劣,人口發展緩慢,明嘉靖元年(1522年)總人口7104人。清康熙、雍正、乾隆期間,生產生活有所改善,人口數量急增。乾隆八年(1743年)總人口86800人,從明嘉靖到清乾隆初200多年中,總人口增長11.2倍。民國期間,連年戰亂,饑荒病災,百姓流離失所,民國35年(1946年)全縣總人口78716人,比乾隆八年總人口減少8084人。解放后,社會穩定,人民生活不斷改善,醫療衛生事業迅速發展,全縣人口出生率大幅度提高,死亡率大幅度下降。1953~1982年,全縣年均出生率37.6‰,年均死亡率15.9‰,年均自然增長率21.7‰。其中1963年自然增長率達33.73‰,1964年出生率達54.49‰。1995年全縣總人口比1952年增長1.35倍。至2010年出生率20.04‰,自然增長率14.67‰。

居住在境內的5個民族,在語言、風俗、宗教等方面有所不同,在長期的生產、生活中,能和睦相處,共同創造民族文化,形成民族特點。

人 口 縣內有人口統計數字是明朝嘉靖元年(1522年),有1432戶7104人。由于縣境內自然條件惡劣,加之歷代統治階級實行“以夷治夷”的政策,挑動民族間武裝械斗,戰亂不斷。民國34年(1945年),全縣有16148戶,78683人,比嘉靖元年總人口增加71579人,平均每年增加169人,人口發展緩慢。人口分布疏散,普遍二戶三戶一寨,五戶十戶一村,常常是幾戶一山頭,幾家一個山腳。民國33年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16人。解放后,人口逐步從自然生育到按計劃生育,特別是1981年以后,縣委、縣人民政府制定一系列計劃生育、控制人口增長的政策,各級黨委和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人口增長仍然過快。1995年全縣有68017戶,339871人。2010年末全縣有104892戶,405116人。

人口數量 明朝嘉靖元年(1522年)全縣有1432戶,7104人,清朝乾隆八年(1743年)總戶數為17002戶,總人口86800人,期間的221年中人口增加79696人,平均每年增加361人。

民國23年(1934年)西隆縣有14289戶,63454人,比乾隆八年總人口減少23346人,連年戰亂,饑荒病災,百姓流離失所,人口出現負增長。

民國33年(1944年)全縣16309戶,77218人。

解放后,1951年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各項事業都有長足的發展,醫療衛生大大改善,人口發展迅速。1952年全縣29796戶,144663人,是民國34年(1945年)的1.84倍。1962年以后,全縣人口迅速增長。1961年163833人,1965年184782人,平均每年增加5237人。

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時期,全縣人口從1966年的190372人增加到1976年的247875人,10年凈增57503人,這是解放以來人口增長最快的時期。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全縣各級黨委和政府把計劃生育工作列入議事日程,加強計劃生育工作的領導,人口增長勢頭得到控制。1985年全縣50510戶,有303319人,自然增長率為18.86‰。1990年進行計劃生育大清理工作,人口自然增長率下降到7.74‰。1995年末,全縣68017戶,總人口339871人,自然增長率為6.53‰。2010年末全縣104892戶,總人口405116人,自然增長率14.67‰。

人口分布和密度

分布 祿豐縣不同民族人口雜居較為普遍。壯族人口遍布全縣,主要分布在河谷盆地,聚居沙梨、委樂、扁牙、者保、者浪、天生橋、新州等鄉(鎮),其余各鄉也有散居。漢族是外來民族,主要分布在隆或、椏杈、龍灘、介廷等鄉(鎮),苗族多數居住在石山地區,以三五戶一寨為多,主要分布在德峨、常么、豬場、蛇場、長發等鄉。彝族居住在石山地區,村落較集中,也有與苗、仡佬族雜居的,主要分布于德峨、新州、者浪、常么、豬場等鄉(鎮)。仡佬族主要分布在常么、長發、巖茶、者浪等鄉。

1951年西隆縣與西林縣的大部分合并為祿豐縣,1953年1月成立祿豐聯合自治區(縣級),所轄13個區。1962年人口最多的是德峨區(第5區)有5200人。1963年劃出那勞、那佐、西平、古障、馬蚌、八達6個區恢復西林縣

1964年全縣人口最多是德峨公社,共有5439人。1984年取消公社設鄉,原14個公社設為20個鄉(鎮),居住人口最多的是者保鄉,共有24261人。1987年新設龍灘鄉。1990年人口最多是者保鄉,共有25750人。1995年,全縣所轄21個鄉(鎮),居住人口超過2萬人的有者保、革步、隆或、天生橋4個鄉(鎮)。2010年,全縣所轄16個鄉(鎮),居住人口超過3萬人的有新州鎮、平班鎮、隆或鄉、德峨鄉四個鄉(鎮)。[page]

族源 姓氏

聚居在祿豐縣的各族人民,壯族是土著民族,苗、彝、仡佬、漢族在各個朝代陸續遷入。各民族中都有自己的姓氏,隨著人口遷入,姓氏逐步增多,1995年全縣共有248個姓氏。

壯 族

壯族是縣內的土著民族。1984年7月,壯族自治區博物館的技術人員到縣內進行古生物化石野外調查時,在縣內祥播鄉(壯族聚居地)政府附近的那來洞,發現人類牙齒化石2枚,及伴生的哺乳動物化石一批。經專家鑒定后確定,這是繼1979年冬在右江流域兩岸的田東縣祥周鄉模范村定模洞發現人類化石后的又一個舊石器時代的人類化石地點。說明距今5萬年前(同“柳江人”大致同一時代),已有人類在縣內生活。

祿豐縣所處的地域為西部紅水河流域,早在秦漢以前,就居住著越人的2個支系──西甌、駱越,這些土著民族后來發展為壯族。至今,壯族在生產生活的許多方面,仍反映出與古越人的各種淵源關系。

古代越人“巢居”干欄,迄今祿豐山區壯族的住房多為以土木結構為主的干欄式樓房,這種傳統的建筑形式分上下2層,樓上住人,樓下養牲畜和堆放雜物。

古代越人尚銅鼓,從冶煉技術和造型藝術來看,在田東縣鍋蓋嶺出土的戰國時期的銅鼓,在貴縣、西林縣出土的西漢時期的銅鼓,均已達到相當高的水平。在祿豐縣城東面有座橋,稱銅鼓橋,已有260年的歷史,民間還流傳著銅鼓除妖安民的傳說。聚居在革步鄉那才屯的壯族人民,曾向縣文物管理所獻出4個銅鼓。這些都反映了對越人文化的繼承性。

古代越人,壯族叫“布越”,而今祿豐縣壯族亦有自稱“布依”,祿豐縣壯族的上述種種表現,反映出與古代越人有密切的源流關系。《祿豐縣概況》(1984年編寫)也記述:“壯族是祿豐各族自治縣的土著民族”。

祿豐縣壯族人口較多,1995年人口為182654人,占全縣總人口的53.74%,主要分布在河谷盆地,生產條件較好,聚居在新州、沙梨、扁牙、者保、者浪、祥播、革步、委樂等鄉(鎮),也有相當一部分壯族和漢、苗、彝、仡佬等民族雜居,分布在全縣各鄉(鎮)中。2010年人口為182654人,占全縣總人口的54.58%,聚居在新州、天生橋、者保、平班、革步等鄉(鎮)。

苗 族

居住在祿豐自治縣的苗族有6種不同的自稱。

偏苗,自稱“孟沙”或“孟夏”,亦稱偏頭苗。民國8年(1919年)編的《祿豐縣苗沖紀聞》記載:偏苗,其婦女結髻于頭偏右得名,髻上插小木梳。也有人稱偏苗為黃苗、邊苗和變苗。“黃苗”是古代其他民族對偏苗的稱呼。“邊苗”和“變苗”與“偏苗”語音相仿,均可通用。

紅頭苗,簡稱紅苗,苗語稱為“孟林”、“孟論”、“孟令”或“受論”。因其尚紅而得名。原來男女都扎紅頭巾,民國時期國民黨認為紅頭巾與紅軍有關,強令收繳男子扎的紅頭巾,之后只有婦女扎紅頭巾,民國末期連婦女也不再扎紅頭巾,而改為扎白或藍色頭巾至今。

清水苗,自稱“蒙瀑”,有多種關于名稱來源的說法。有的說因衣服多用青布,有的說是黑苗,一般人認為因來自清水江而得名。但據老年人的說法,清水苗的名稱不是來自清水江的江名,而是來自清水江其意。意思是說,他們的心和清水一樣純潔、善良。

白苗,自稱“孟漏”。因其婦女穿白色裙子而得名。

花苗,苗語稱“孟鄒”。因其婦女的衣、裙、綁腿均繡美麗的彩色圖案而得名。

素苗,亦稱“哉江苗”或“哉莊苗”,苗語稱“孟加卡”,又稱“孟拜”。據《祿豐縣苗沖紀聞》記載:“因其來自黔西大定府,曾為莊主之傭丁故也”。

苗族先民早在殷周時代已在今湖北長江流域和湖南洞庭湖一帶生息。秦漢時,大部分苗族先民以武陵郡為中心,已在 郡、越雋郡、巴郡、南郡等地定居,小部分遷徙到今黔東南部柳江流域。大約在公元前三世紀,由于種種原因,溯沅江而上,向西遷徙。來到了湘西和黔東的“五溪”地區,漢文史籍上辱稱之為“五溪蠻”。以后,繼續向西遷徙,逐步來到了桂西北,黔東南、黔西南、滇東和滇南等地區。據《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廣西民族問題》記載,廣西的苗族大約是在宋代陸續從湘西和黔東的“五溪”地區遷到今融水苗族自治縣的元寶山周圍。明末清初,又有一部分遷到南丹山區,有的則從黔西南遷到今隆林各族自治縣境內的德峨山區,發展成了今天的苗族在廣西的分布格局。

居住在祿豐各族自治縣境內的苗族雖有偏苗、紅頭苗、清水苗、白苗、花苗、栽姜苗等不同稱謂,但在民族來源上都趨于一致,是從清初開始,陸續由黔西南的安順、興義地區遷來的,絕大部分的苗族均稱是“崗爹”到貴州后轉而遷入隆林各族自治縣的。(苗語的“崗爹”即“奪崗爹”,“奪”指“天”,“崗”指之尾或之底,“爹”是地。是原居住在洞庭湖的苗族先民對該地區的一種意稱。認為自己的駐地是在“奪崗爹”,意即是住在“天之底地之緣”)。遷移的時間相當長,直到解放初還有部分遷移的現象。

祿豐各族自治縣苗族傳說故事與貴州苗族相同,除了“崗爹”的傳說之外,還有嗩吶的故事、蘆笙的故事、辣椒骨的傳說及“跳坡”、“踩月亮”等傳說都與貴州東南部苗族極同。隆林各族自治縣苗族語音與貴州南部興仁、興義、安隆、安順等地苗族語音相同,“吃飯”偏苗為mao nao,紅頭苗為nǎo nǎo,白苗為nǎo māo,貴州苗族為nǎo nāo jnǎo mao。隆林苗族取名習慣與貴州苗族相同,凡男人的名字后面一個字叫“濟”,女人則多以“奶”結尾。隆林各族自治縣苗族地名與貴州苗區地名同,以“者”字當前,祿豐縣有者保、者黑、者浪,貴州有者樓、者香、者相等。以趕場的日子屬牛、屬狗、屬豬來取場名。隆林各族自治縣苗族風俗、迷信與貴州苗族相似,信魔公、送牛鬼、豬鬼、筷子鬼等。死人時殺牛,葬法也與貴州苗區同。生育時要“保朝爺”也同。

苗族遷徙的原因,主要是為了逃避官府的稅捐、抓丁拉夫。乾隆年間清政府鎮壓貴州、湘西苗族起義,許多苗民是那時遷來的。有的是因地少、缺水而遷來的。居住在縣城附近的大樹腳屯的苗族,是在民國26年(1937年)秋天為了反稅、反拉丁而從貴州省的安龍縣巴結鄉威土灣屯集體逃來的,逃來時只有26戶。

祿豐縣苗族多數是從貴州省南部的興仁、興義、安龍、安順等地遷來,也有些是從貴陽、新城等地遷來。1995年有人口80855人,占全縣總人口的23.79%,主要分布在縣內的德峨、克長、蛇場、豬場、常么等鄉的連片石山地區,少數散居于其他鄉村。一般以三五戶、十多戶為寨,三四十戶的大寨甚少,也有個別單家獨戶深居高山密林。2010年有人口100111人,占全縣總人口的24.7%,主要分布在縣內的德峨、克長、蛇場、豬場、新州等鄉(鎮)。
彝族 “彝”是各地彝族統一使用的族稱。由于方言、地區不同,還有許多不同的自稱和他稱。四川大小涼山、貴州西部、云南昭通一帶的彝族自稱“諾蘇潑”、“納蘇”或“轟蘇”。云南哀牢山、無量山及開遠、文山、馬關一帶的彝族自稱“密撤(濮)”、“臘蘇(濮)”、“濮拉潑”等。而居住在隆林各族自治縣彝族自稱為“峨潑”或“鵝頗”,彝語為“人”或“族”之意。這與云南、貴州、四川的彝族自稱大同小異。“頗”、“潑”同音,“諾蘇”、“納蘇”是“鵝”的轉意。漢族稱之為彝,別稱“倮倮”。“倮倮”一詞出現于元代,是古代盧鹿部落的轉音。(“盧鹿”是龍虎的意思)。

據史書記載,居住在祿豐各族自治縣的彝族,祖籍均在云南省。是分兩批從不同的地方遷來的。其中一部分是從云南的東川、會澤、曲靖一帶遷入今德峨鄉德峨村、那地村、田壩村、巖頭村、新街村、堡上村和豬場鄉豬場村,主要姓氏有黃、王、韋、吳4姓。《西隆彝志》記載:“篤慕的么房生子慕克克、慕齊齊”向實液中部發展為布、默兩部族,為今云南會澤、宣威、曲靖、昭通和貴州畢節、興仁、安順、六盤水等地區及廣西隆林各族自治縣等地彝族之祖。“另外或改用其它表達,黔西南彝族首領多為龍姓,舊時羅平和隆林的彝族首領也是龍姓,相傳祿豐彝族土司首領還是普安魯土龍家分支而來”。其次,云南東川、會澤、宣威、曲靖一帶的彝族與祿豐縣德峨村、那地村、田壩、巖頭、新街、堡上的彝族的語言和婚俗都有極大的相似之處。云南省《彝族文化》中《廣西彝族源流初探》一文中指出:“觀兩地的歷史和現狀,貴州黔西南與祿豐彝族都是同屬一支,都是龍姓土司的夷民,他們的先民原居云南東川、曲靖故地,后才遷往黔西南,稍后一支渡江進入祿豐”。

居住在祿豐縣德峨亞稿、者黑等地的楊、李姓彝族,祖籍來自滇西(迤西)。據史書記載,滇西地區很早就有彝族居住。《西南彝志》稱,在2000多年以前已有一支彝族向滇西遷移。唐代彝族首領統一了六詔,建立南詔國時,彝族已遍及云南全省。衡陽謝彬著《云南游記》也說:“羅羅又名盧鹿……居迤南、迤西”。呂振羽先生《中國民族簡史》中寫到“倮倮分布四川西南部迤滇邊,滇南及云南至貴州”。無不譚從倮文中也提到居住隆林的“倮自言遷云南迤西”。隆林各族自治縣德峨鄉保上村亞稿屯楊姓古墓碑刻有“伏明始祖原籍于姐(云)南大理羽西人,不幸洪武年間兵戈擾亂,遷于廣西西隆州屬下巴結甲猓玀亭亞稿村落業”。這證明了縣內的另一支彝族,他們的先民來自滇西大理一帶。

《祿豐縣概況》記述:“分布于祿豐山區的彝族,是在公元七至八世紀,先后由云南遷來的”,也有一部分于明洪武年間(1368~1398年)在明將蘭玉、縛友德、木英率領百萬大兵進剿西南彝族時,遷到縣內。
遷徙的原因主要是:逃避部落間的互相殘殺。據馬長壽著《南詔國內的部落組成和奴隸制度》,2000多年前彝族還處在“牛馬被野”、“男女悉衣牛羊皮”的游牧生活時代,后由于人口發展,牲畜增加,各部落相互掠奪殘殺,原居住地的數支彝族為了生存和發展,大量遷徙到滇西、滇南、滇東北,其中一支過往貴州西部和西北部。

三國時代,居黔的首領濟火助諸葛武候擒孟獲封功為羅甸王,濟火部族的一支隨其遷往貴州安順等地后向普安、興義、安龍、貞豐及廣西西北部遷移。

由于自身人口的增長向外尋土地。

由于明王朝的征服,從云南遷入。

明代《英宗實錄》記載,為了逃避領主頭人、封建王朝的剝削,逃難到廣西,后遷到那坡等地。

不適應氣候環境。《廣西彝族源流初探》中提到,“彝族原居高寒地帶,遷入廣西田林、舊州等地后,由于氣候炎熱,又加上中央王朝的鎮剿,他們不得不遷至含山古城(古城彝王寨堡殘垣今存)。”

1995年祿豐縣彝族人口3152人,占全縣總人口的0.93%。主要分布于德峨、常么、豬場、龍灘、者浪、長發、新州等鄉(鎮),其中以德峨為最多,有1643人,多居住于石山地區,村落一般較集中。

2010年全縣彝族人口4403人,占全縣總人口的1.09%。主要分布于德峨、豬場、新州等鄉(鎮)。

仡佬族“仡佬”一名,在仡佬族遷入祿豐之前,在貴州時就有通稱。

仡佬族自稱“圖里”,也有稱“牙克”。仡佬族內部因衣飾和生活習俗的差異,又有不同稱謂,姓郭的因男子身披長袍而稱“披袍仡佬”,姓何的因女子頸戴項圈而稱“鍋圈仡佬”,姓陳的因女兒出嫁時,為報答養育之恩,有打崩半條門牙留給父母,而稱“打牙仡佬”。

遷到祿豐后,“披袍仡佬”主要居住在常么鄉大水井村和長發鄉新華村,解放后男子已不披長袍;“鍋圈仡佬”主要居住在三沖弄麻,遷到隆林后女子已不戴項圈;“打牙仡佬”主要居住在常么鄉大水井村和巖茶鄉者艾村灣桃屯,遷到隆林后打牙習俗已取消。民國時期,三沖仡佬族被辱稱為“水牛仡佬”,么基仡佬族被稱為“黃牛仡佬”。解放后取消了辱稱,統一稱為仡佬族。

隆林各族自治縣的仡佬族,主要居住在今常么鄉的么基村和三沖弄麻村。《祿豐縣概況》載:“祿豐仡佬族約在清初從貴州遷來,至今已有10多代了”。清雍正《祿豐通志》記載,今祿豐縣大水井的仡佬族,傳說祖先遷自貴州興義府(今貴州安龍縣)。”許多史籍都說明了祿豐縣仡佬族是由貴州遷入的,但來源的地名不同。

么基的仡佬族,傳說祖先是從貴州新(興)義府(今安龍縣),小地名馬逼橋、那隆壩、坡甘勸(地名均為譯音)4個地方遷來的,到現在已有10代了。也有的從貴州六支大崖腳遷徙來的,居住在大水井,已經10多代了。《貴州通志》和《大明一統志》貴州布項司條,都記有仡佬族的名稱。元明清三代統治者對貴州少數民族曾進行過鎮壓,迫使仡佬族分遷到鄰近各省,年代與調查中“到現在已有10代”吻合。

三沖弄麻村的仡佬族,是從貴州仁懷縣金竹寨逃荒而來的,也有的是從貴州遵義市來的,到現在已有五代了。現弄麻還有一座何朝成的古墓,墓碑刻“貴州省遵義仁懷州金竹屯光緒四年”。

大水井仡佬族遷移的原因,相傳是為陸家和郭家同爭一個姑娘而打起官司,歷時3年之久,郭家幾乎被陸家殺光,只剩下一個老婆婆沙氏及2個小孩,要是不逃跑,最后就要被陸家殺絕,老婆婆把這2個孩子(一個叫郭亞從,另一個孩子叫郭亞勝)裝進箱子逃到隆林。另一種傳說是:因與人家打仗逃難來的,首先到馬沖寨(龍狗場長壩)安家,后來發展到10來戶人家,住約一代時間后因山崩死很多人,只剩下姐弟兩人逃到大水井,幫羅家打工,羅家討姐為妻,而弟討漢族老婆,仡佬族就這樣在大水井發展起來了。

居住在三沖弄麻寨何姓的仡佬族說,因生活困難全家逃荒來的,后來仡佬族人逐漸遷過來,多數是姓何的,至今姓何的仍占多數。|

祿豐縣內尚有自稱為“補留”[pa33 iju13]或[pu4 iju4],壯族稱其為“布史”,漢族稱之為“徠”的徠人。《西隆州志》載:“徠居山巔,曰寨,男蓄發,以青布包首,頭插煙袋,出常攜鋤,能作僮語。婦人衣藍,領袖裙腳以紅黑各色緣之。”徠人主要居住在長發、常么、者浪等部分村寨,長期以來,徠人的民族成份問題一直未能得到權威部門確認。

史籍記載,徠人是在明朝初年由貴州省遷來的,興義“徠子洞”里有石板墳,望莫有個“趕徠寨”(把徠人趕走之意)。徠人聚居區有石板墳,而貴州省仡佬族相當一部分也是用石板墳。在稱呼上,貴州省彝族稱仡佬族為“仆”,興義地區的彝族稱“徠人”為“仆”,隆林各族自治縣彝族稱“徠人”為仆,而隆林各族自治縣彝話與貴州省彝話是相通的。從語言來看,貴州專門研究仡佬語的專家張進民認為仡佬語和徠語在發音上、語法上基本上是一樣的,特別是“不”字都在“吃”的后面。隆林各族自治縣徠人自稱為“布留”[bu-1 ui-1],仡佬的一些其他支系也有相同的稱呼,平壩縣大狗場的仡佬族自稱“補樓”[bu-1 iou-1]。從共同文化看,徠人傳統文化保留了較多、較有特點的仡佬文化,徠語比較完善地保留了仡佬語所有的傳統,還有祭祖、祭洞、打牙傳統,都較多地保留了古仡佬文化傳統的特點。(貴州省民委識別仡佬族時,發現仡佬族把死人放在石洞里,都稱為“徠子墳”。)這都說明了“徠人”是保留傳統較多的仡佬的一個分支。

遷移的原因主要是被強族、朝廷官兵燒殺擄掠逃難而來的,一路上被打死、病死、餓死,過了紅水河就剩下不多的人了。解放后,大批的專家、學者先后對“徠人”族屬問題進行大量調查研究,在老一輩專家學者的支持下,廣西民族學院民族研究所隆林各族自治縣籍漢族青年學者龔永輝,花了10年時間潛心調查徠人問題,走遍徠人居住的村寨,撰寫一篇篇論文,為識別徠人歸屬問題提供大量可貴的材料。1990年5月23~27日,自治區民委在隆林各族自治縣召開廣西徠人民族成份歸屬問題座談會。與會人員聽取了有關專家、學者對徠人民族成份問題調查研究得出的結論,確認徠人為仡佬族的一個支系。徠人同胞認為,專家們對徠人屬仡佬族的結論是正確的。座談會后,自治區人民政府下發《關于同意確定徠人為仡佬族的批復》文件,解決了徠人的族屬問題。縣民委下發《關于“徠人”更改為仡佬族有關問題的通知》并及時給原徠徠978人辦理民族成份更改手續。

1995年仡佬族人口2380人,占全縣總人口的0.7%,住在常么鄉的最多,有957人,占該族人口的40.21%,其余分布在德峨、克長、者浪、巖茶、蛇場等鄉,多與壯、苗、彝等民族雜居。

2010年仡佬族人口2876人,占全縣總人口的0.709%,主要居住在德峨、克長等鄉。

漢族 漢族在民族的社會交往中,一般稱為“客人”、“漢人”。

隆林各族自治縣漢族多數在宋朝以后陸續從云南、貴州、四川、廣東等省以及廣西東部地區遷入。據清代康熙十二年(1673年)《西隆縣志》記載:“外來懋遷之人城內有廣東鋪民十余間又八達及舊州亦有湖廣廣東客民十余戶”。縣內隆或鄉的漢族“大多從山東、云南、廣東、四川、貴州、河南、河北等地遷來。來時是單身漢,今已是八九代家族。大多村落今還是單姓居多,有的村屯幾百人,仍然是單一姓氏。打蘭村沙地屯50戶,180人,全部姓阮;菜洞子屯80戶,350人,全部姓龍。

1995年全縣漢族總人口為70720人,占全縣總人口的20.81%,主要散居在新州、隆或、巖茶、介廷、蛇場、克長、者保、祥播、金鐘山等鄉(鎮),生活習俗與其他地區的漢族相同,遷到隆林時間雖然較晚,但長期以來與各族人民友好相處。

2010年全縣漢族總人口為76488人,占全縣總人口的18.88%,主要散居在新州、隆或、巖茶、介廷、蛇場、克長、者保、椏杈、金鐘山等鄉(鎮)。[page]

交際禮儀


壯族家里來了客人,不分男客或女客,全家都要站起來,請客人坐下,待到客人坐下后,全家人才坐下。平時騎馬行路,遇上老人或長輩,要主動下馬,并且向長輩道歉“得罪老人,對不起,請原諒”。

壯族在與他人對話時注重禮節,先按輩份稱呼對方,對方是長輩的先稱亞叔或亞哥,也有的統稱長輩為“普老”,即大人之意;是下輩的呼其名阿某媛某,下輩自稱為“奴”或“媛”等。夫妻之間也相稱“卜某”“乜某”。以“喂”稱呼對方或不先稱輩份就說話,別人就不理睬。隆林壯族婦女和男人小輩坐在長輩面前,姿勢要端正,不得翹二郎腿和抖動腳桿,否則不禮貌。

苗族婦女行路遇男人,不管自己是挑東西或空身行必須先讓路。壯族行路有句俗語“讓人行下,讓馬行上”。

素苗家里來客人,全家都起來迎客,給客人讓坐;若碰上吃飯,則放下飯碗,給客人盛飯斟酒,若客人表示已吃過,謝絕再吃時,戶主就問來客有何事,先和來客談完話,辦完事,送走了客人后再繼續吃飯。

苗族同胞待客,先捧一碗酒給客人,然后盛餐以待,拿出傳統的米酒、辣椒骨、豆腐霉、大米飯(苗族大米很少,不是節日或不來客人一般不煮大米飯)、殺雞、煮臘肉,盛情款待。

壯族待客,除在飲食方面盛情招待外,當客人要睡覺時,主人先端水給客人洗漱,然后開柜子搬出新棉被和自織自染的條格墊單鋪好床,這種專用來待客的棉被,俗稱“客人被”,每戶都有一兩套。

女娲补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