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委 縣人大 縣政府 縣政協 聯系我們 | 站務公告 | 進入舊站
書法美術
首頁 > 文藝天地 > 書法美術 > 正文

勁美之書——評樊端然書法集?
2018-10-16 13:01:29   來源:【景東彝族自治縣教育局】   作者:   評論:0   點擊:

我以為,書法、唐詩宋詞和小說《紅樓夢》,是中國文化史上的三絕。因此,我們在這里談書法,就是談中國的國粹。當然,不是任何人寫出來的字

 

我以為,書法、唐詩宋詞和小說《紅樓夢》,是中國文化史上的三絕。因此,我們在這里談書法,就是談中國的國粹。當然,不是任何人寫出來的字都是國粹,但是書法作為一種可持續發展的藝術,正像趙翼所說的“江山代有才人出”那樣,歷朝歷代都出現過許多杰出的作品和杰出的人物。雖然現在對于書法,遠遠沒有歷史上、比如漢唐宋元及明清那樣重視,還沒有涌現出多少無愧于古人的書法作品和書法大家,但是在我看來,在當代書家中,也頗有一些是可以期待的,樊端然即為其中的一位。

如果把書法看作寫字的話,那么它是任何一個中國人都可以、而且應當從事的活動。但是如果把寫字上升為藝術,則從事書法創作就同從事其他藝術創作相似,必須以天資、勤奮、激情、創造力和健康為前提。這樣一來,一多半沒有天資的握筆者,首先就只是參與者了。有天資而不勤奮的藝術家(大約占到總數的四分之一),他們遲早也會停頓下來,或是轉變成此項藝術的活動家、清談家。凡是在書法這個領域里,經過一番歷煉的人都知道,激情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沒有激情則無以產生樂此不疲、欲罷不能的深愛。那么,大約占到總數八分之一的有天資而且勤奮,但是激情稍遜的跋涉者,也會在某一個時候,比如青春遠去的年華,或是受到人世的挫折,或是失戀之后,喪失繼續走下去的熱情。剩下十六分之一的書法家中,不幸又有一多半的人會缺乏創造力。他們天資聰穎,筆耕不輟,又有激情,但是為智慧和眼界所限,他們的作品會臨近某些大師的風格,卻沒有自己的面目。經過這樣一半、一半地走失,中國數以萬計的書法家中,剩下來的已經很少、很少了。但是剩下來的是一批將要堅持到底的人,他們肯定會有所成就,只是大小多寡的問題,而這一點,則取決于他們的健康。

 

 

包括樊端然在內的這些可以期待的書法家,他們已經攀登到書法藝術金字塔的高處,但是在他們前面,將是更加陡峭艱險的道路,每提升一步,都將付出智慧、辛勞,甚至生命的代價。一個時代,要出現一個書法大家,其難度可比在浩渺的夜空發現一顆新星。

從寫作的角度說,我只是文學小路上的散步者;而從書法的角度說,我注定是第一批就會被淘汰下來的“參與者”,幸運的是在這個過程中我認識了書法家樊端然先生,并從他那里獲得了許多知識和恬淡的心境。他的作品和他的追求使我認識到,面對中國書法,哪怕僅僅作為一個愛好者,都是高尚的。

樊端然是中國云南書法方面的第一個學科教授,現在受聘于美國楊伯翰大學以及鹽湖城學院,作為教授,專講中國書法,旅美已經十年。端然的書法崇尚力度,作品中透露出濃郁的書卷氣。他的字總體上給人以剛軔勁美的印象,讓人聯想到弓、弦和穿空而過的箭。他還好作擘窠大字,以展現他“大、重、拙”的美學理念。2010年底的一天夜晚,我在他昆明的寓所,也就是“云夢樓”,欣賞到他剛剛寫好的“天地壯觀”四個字,字寫得磅礴豪邁,如大河奔流,每一個字皆大于三尺,幾個人拉展開來,擺滿了他到處是字的客廳。過了幾天,這一幅長9米、寬2·8米的條幅,掛在某個書法展門外高大的廊柱上,使參觀者眼界大開,嘖嘖稱奇。端然的作品在國內外參加過多次展覽,近十年來又每年在美國的一些城市舉辦個人書法展,他的藝術活動產生了廣泛的影響,受到國內外藝術界的矚目。

端然為人低調,樸實無華,有隔于塵世,像是從另一個時空走來的謙謙君子。他家里沒有什么奢華的擺設,多的是自己或他人的書法作品,其中有一組四條屏上寫的是:無憂者壽,無欲者剛,無畏者勇,無心者誠。我認為這幾句話,概括了他的人生理想和道德追求。沈鵬先生曾題贈他以“返樸歸真”四字,而歐陽中石先生也題贈他以虞世南的兩句詩:“居高聲自遠,不是籍秋風”;兩位著名書法家所說的,是端然的字品,也是端然的人品。

 

 

端然已經在國外出版過《字髓》《端然書法作品》等著作,現在這一部由沈鵬先生題寫書名的《樊端然書法集》,是他的又一部力作。

《樊端然書法集》雖然只收入了他的很少一部分作品,但是美學信息十分豐富。端然的美學理念,彌漫在他的全部作品之中,也常常形諸文字。他有一個條幅,寫的是“高韻深情,堅質浩氣”八個字,另有一個小跋,作為落款寫在后面,曰:“書貴沉厚,姿媚是其小疵,輕佻是其大病。”我以為這幅作品的內容,大體概括了樊端然的美學追求。“高韻”就是高雅的韻味,就是他無數遍寫過的“瀚逸神飛”,就是文人氣,就是他所書寫的“每事要求見大義,無文何以飛英聲”這一副對聯的含義。而筆端傾注人文情懷,比如說愛,比如說同情、悲憫,乃謂之“深情”。“堅質”講的自然是力度。最后,我們可以把“浩氣”理解為高山大海、清風朗月的感覺,理解為堅持操守和同樣是他所寫的“生能濟世方稱壽,活到無求即是仙”這兩句話所展示的雍容氣度。至于那個小跋,我以為可以徑直看作是他的美學宣言。端然的這種美學理念,是在幾十年的書法創作實踐中,在觀石摩帖的過程中逐漸形成的。他肯定觀摩過許多碑石,而且他同康有為老先生一樣,推崇魏碑和北碑,并且深受其影響。我很欣賞這個集子里的“開張天岸馬,奇逸人中龍”這個條幅,它的力度、布局、節奏,以及由此而產生的韻律,都達到了較高的藝術境界。如果我們看過夠多的碑刻的話,那么就會從中看出中國書法古老傳統和經驗對它的浸潤。但是樊端然這幅字最顯眼、最代表它美感的地方,不在于魏碑那樣的方筆,而在它撇、捺、豎的收筆之處所呈現的沙筆,這種沙筆非常奇妙,就像石面上的、美麗而鏗鏘的天然皺折一樣。這一筆的技巧讓一般書法愛好者感到莫名奇妙,不可追尋。

書家都有這樣的經驗,即用魏碑那樣的方筆,很難避免生硬和呆板。而樊端然以“這一筆”,創造出新的節奏和韻律,使整幅字變得生動起來。這無疑是樊端然的得意之筆。我并且認為這一幅字,堪稱樊端然的代表作。

有一種說法很有道理,說是要看一個書法家的傳承,頂好是看他的楷書。這個集子里,樊端然收入了他的三幅楷書:劉禹錫《陋室銘》、范仲淹《嚴先生祠堂記》、蘇軾《赤壁賦》。雖然從這些一筆不茍的楷書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得到多位書法大師的意趣,但是從字的點畫、結構,我們卻又很容易地看出樊端然顏體的基本功底來。而且再仔細一點,我們還可以從三幅字中,進一步辨識出錢南園的“堅卓生動”和陳榮昌的“爽勁疏秀”。錢南園和陳榮昌都是云南人,書法界一般把錢南園看成是顏真卿書體的繼承者,而把陳榮昌看成是錢南園書體的繼承者,但是這種承襲不是一種簡單的再現,比如在樊端然書寫的《赤壁賦》這軸三米長卷中,我們所欣賞到的江上清風、山間明月那樣的意境,它是通過剛韌勁美的筆意和疏朗靈動的行款布局創造出來的,具有樊端然獨特的書法個性。

樊端然的書法個性,具有強烈的創新傾向,他筆下的漢字,不經意間就會呈現出常規之外的形態;字幅的行款布局、節奏韻律,也往往呈現自家匠心。盡管這種呈現會是一個有爭議的話題,盡管這種呈現,具體到某一點的得失上會言人人殊,但我相信欣賞者注重的只是美的事實。

書法家們常常把古人的格言和優美的詩歌,作為自己創作的素材,樊端然也有許多這樣的作品,看看他如何書寫《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這幅字,同時注入自己的新意,能說明很多問題。這首七言絕句是李白最富盛名的詩作之一,中國的文化人有許多能背誦它;詩歌描述詩人送友人遠行,朋友的船在天際消失之后,留下一片蒼茫空闊、悵然若失的意境。顯然,端然在寫“故人西辭黃鶴樓”這一句的時候,可能考慮到是送行的緣故,落筆有點遲重。而當寫到“煙花三月下揚州”的前面四字時,筆觸忽然變得輕靈起來,而且字跡變小、位置偏右,加上“煙”字引篆意入行草,使下半行字忽增秀麗優雅的趣味。

趙孟頫曾有詩句說“石如飛白木如篆”,這個篆書意味的“煙”字,的確讓我們產生與樹有關的聯想,比如“楊柳依依”,比如“雜花生樹”之類。在書法的后半部分,書家把“影”字放在一個比較寬的空間里,并且把此字的三撇寫成由左向右飛來的三點,把“景”字的橫畫和豎畫寫得鋼絲一般勁細,使人若見粼粼水波間如金針飛渡的陽光。整幅字的節奏,前面凝密,中間清朗疏放,而最后兩字以幾點濃墨作收束。這種令人舒適的韻律,恰當地營造出一種秀美、樂觀和空靈的境界。這和詩歌字面的意味稍有不同,顯然這是出于書法家獨特的理解。這種理解,有時是深思熟慮的,有時則會是偶然的,甚至是在書寫過程中、筆墨縱橫的瞬間產生的。

中國書法是一種特殊的視覺藝術。它之不同于別的視覺藝術,重要之點在于,它既有意象(字句的含義),又有具象(字的點畫、結構;字幅的行款、布白等),兩者共營于一紙。一方面,我認為正是由于意象和具象高度的、內在的統一,實現了典雅的美感;另一方面,我又認為這意象和具象的兩個面,是可以單獨欣賞的。我甚至認為寫得好的書法作品,即使不懂中文的外國鑒賞者,也可以從字的線條變化、行款、黑白布局,從整幅字的節奏、韻律等元素中,領略它的藝術趣味。比如我想外國人在欣賞端然書寫的鄭板橋《題竹》時,即可以從飛動的、頻繁出鋒的筆觸組成的清疏畫面中,領悟到疾風勁竹的意蘊。而在白居易《賦得古原草送別》一幅中,“離離”兩字一出,頓顯綿延無限生機,我覺得這種連筆造成的奇妙效果,他們也是可以感受到的。在王維《渭城曲》一幅中,“勸君更進一杯酒”的“勸”字,也可給陌生的觀者以無限的聯想。通常寫得小而低的“力”字,在這里被夸大了,而且它的一撇,上齊左邊的草頭,而后猛然向左下出鋒,直指“西出陽關”的“西”字,同時把“勸”字左右兩邊牽連在一起,不分彼此,這增加了整幅字的動感和親和力。另外這幅字的線條很有力度,我覺得這種力度的美是具象的,不需要明白字義也可以玩味。書寫這樣的小詩,似乎不是端然書法創作中最重要的部分,但卻閃爍著他智慧的靈光,我甚至認為這一部分作品的節奏和韻律,正在顯現出“樊書”獨具個性的風格。

對于樊端然,節奏和韻律不僅呈現在他的書法作品中,而且存在于他寫字的過程中,看他寫字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他落筆之前,總是稍有沉吟,而收筆十分果斷,中間則瀟灑隨意,若吟得意之詩。他寫字強調疾、澀二字,尤其強調速度。端然的一些書法觀點與康有為老先生同,他的字中常出現開張的一撇一捺,這也與老先生類似。端然正當盛年,運筆如風,往往使這一撇一捺呈現出瀟灑勁美之姿。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論中國書法之未來——書道歸真論
下一篇:云南省教育廳實地調研劍川縣民族教育實施情況

女娲补天官网